[玄幻]玉尘传之颢瞳(45)

时间:2019-08-09 来源: 旅游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诗瞳因为自小在这里生活 ,可能是看惯了,倒对这琥珀没什么太强烈的所求,但现在的工艺确实精美,加上环境映衬烘托,也有些许动心。不过她更多的心思是陪邱佳佳和凌颢,所以看到几个多捎了两眼,很快就收回目光随着大家的步伐没做停留,此刻佳佳的话让她有点担心,怕让凌颢尴尬,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丝丝期盼。

  随着他们回转,其他人也不紧不慢的跟过去,待到凌顥停住让店主请出物件后,几个人都不仅吃了一惊。

  “乖乖,你这品味确实与众不同呀,那么多手钏项链戒指你不选,挑了个梳子,什么意思呀你,让咱们家瞳瞳永远输给你呗!”邱佳佳快人快语的问到。

  “小姑娘不懂可不能乱说,这梳子的寓意是一顺到底,囊括了吉祥如意驱小人的作用。而且琥珀本就有佛家七宝之一,可以驱灾辟邪,药书上也有记载,入药起到安神镇静散瘀止血的功效,做成梳子经常使用可以通窍醒脑防止掉头发的。还有……古人一般只有情人才会赠送梳子和长发,因为梳子代表相思。”店主好不容易见有人对这大件感兴趣,生怕别人搅了生意,语如连珠讲出滔滔典故。

  “哦?是这样吗?”佳佳听到最后的话不禁露出捉狭的神情。

  “当然是呀!不然我带着某人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干嘛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凌颢来者不拒的态度没有然后佳佳得逞,但却让诗瞳的脸瞬间热烫起来,明知道他只是逢场作戏,却还是听了怦然心动。

  “大哥,我认输!”邱佳佳摆出一个江湖气的抱拳,“你呀就赢在你这张脸上,说起什么都好似天经地义,如果是个丑八怪说出这些话我能弄死他。所以好好保养,不然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

  “这是在变相承认自己花痴啦,低俗,我们家瞳瞳就不是,咱们在意的是内涵,对吧?”说完侧过脸,用能化骨的眼神凝视着诗瞳。

  “你能不能要点脸,也敢说内涵,我去,还有没有人比你更无耻?”

  “你!”凌颢轻轻软软却没有间断的回答让众人不禁爆笑,气的佳佳挥手就打,吓得罗斌立刻制止。

  “你俩别在这里闹,到处都是宝贝,碰坏哪样都赔不起。”

  待到杜隐稳步走进来后老板的不快神色才顿时消散,“我正琢磨这些生面孔是哪方神圣,原来是杜老板的朋友,高人身边的人能看上我这店的物件,看来今年的运气要好呀!”

  “郭老板言重了,哪有什么高人,不过您扣下了几件重器,这运气好可是真的。”杜隐将自谦和恭贺融合的天衣无缝,让人听着就舒服。

  “哈哈,什么重器呀,都是一个传一个说玄了,不过我还真有个物件想让您帮我掌掌眼。”说着走进柜台,挪开博古架上的一支香炉,后面的背板也不知按了什么地方竟移向一侧,原来看似开放的展架,不知道有多少块背板藏着暗箱。诗瞳注意到在郭老板找东西的时候,杜隐故意低头避开他的动作,而不像邱佳佳那般目不转睛的盯着别人的隐私。

  “诶,银行培训员工,在客户输入密码时,要避嫌不去看的话她都忘到脑后了!”诗瞳在心中暗想。

  “杜老板您看看我这块料怎么样,适合雕个什么物件。”

  听到郭老板的声音杜隐才缓缓抬起头,先将他递过来的笨鸡蛋大小的原料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接过高倍放大镜,将原料置于带灯的小台架上,附身眯起一只眼睛,细细观察,他一边看一边慢慢转动那块已经磨去外皮轻度抛光的琥珀。过了一会他轻轻放下扩大镜关了展台的强光灯,又拿起紫光手电看似很随意的照了照,轻轻的说,“不错,这么大块料没有裂还有虫,真的很不错。”

  “这里面的虫子您看了?不是人工合成的吧,有点多,我都拿不准了,但怎么看又觉得是真的。”

  “真的。应该是附近有大的食物,所以蚁群出动来搬,结果被落下的树脂裹住了,因为下面是岩石一类而非容易渗透且有灰尘的土地,所以陆续滴落的树脂越来越多,导致周边和困在里面的蚂蚁没有离开的机会,这样才会形成一块体积大净度高,虫子数量又多的原石。”

  “您看里面的是不是裂?”郭老板用高光灯照过去指着说。

  “不是,那是虫子挣扎激起的流淌纹,也正因为这些说明这是一块活虫珀,价值也就高了很多。”

  “哦!哦!哎呀!杜老板听您一说我就放心了,那您看看我这个雕什么适合呢。?”

  听闻此话杜隐将原料放在掌心思量半晌,又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各个角度转动了一番,才略带笑意的说,“就保持它的原貌吧,这几处的棱角稍微处理一下,然后搭配个好点的檀木底座,这边向上,里面的虫子恰似远黛青山,挣扎的纹理像缭绕的云雾,挺好的一个水墨的摆件。”

  罗斌听到这话也凑过来,接过杜隐递来的光源,按照他的指引观看,忍不住赞叹道“真的像极了群山,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郭老板经此点拨也颇为欢喜,除了连连道谢,并郑重其事的说,“这块料杜老板一番话我是赚定了,今天小老板们尽管在我店里挑,看好什么都本钱出,绝不赚你们的钱!”

  “该赚还是要赚,只是给我们多让一些利就好,毕竟开门就有费用的。”杜隐的话总是不卑不亢让人不敢造次。

  “凌颢要给诗瞳买那个梳子,杜隐,你帮忙看看呗,老板说是血珀,咱们都不懂,别让那个傻子当冤大头。”邱佳佳的话虽是一番挤兑,但谁都听得出她实际是很护着诗瞳和凌颢,这就是她的可爱之处,脾气不好但心性端正,若是认准了谁,心肠热着呢。

  “好,我看看。”杜隐也听出她的善意,笑着接话。

  “不是血珀不是血珀,豆油红!”郭老板像被当场抓赃了一般,尴尬的边说边拿出放回柜台木盒中的琥珀梳子。

  “你刚刚不是说血珀吗?大家都听到的,怎么又成了豆油红?”佳佳不解的问到。

  “诶,小姑娘,刚才不是行家没现身嘛!理解万岁啊!”郭老板说着一拱手看向杜隐。

  “这也怪不得郭老板,近几年把这琥珀的种类细分后,价格的差距就悬殊得很,但凡是虫珀,花珀,血珀就能卖上好价格,而不懂的人又极多,也不管大小雕工,就以种类给价格,所以有时他们也是没办法,颜色浅的就叫金珀,深的就说是血珀。”

  “那不是骗人吗?”佳佳有点不高兴,她最讨厌欺骗。

  “只能说是市场形式所迫的销售手段吧!就如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道理一样。”杜隐对着满脸窘态的郭老板淡淡一笑,接着拿起梳子置于掌心细细的端详。“虽是豆油红,但这么大的料还是难得的,而且很净,或许说加工的师傅很有想法,把不净的地方都设计在了缝隙处,很巧妙的处理掉了,你们如果喜欢就让郭老板给个公道的价格吧。”

  96

  焕笙柔燃

  0.3

  2019.08.04 21:23

  字数 2431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诗瞳因为自小在这里生活 ,可能是看惯了,倒对这琥珀没什么太强烈的所求,但现在的工艺确实精美,加上环境映衬烘托,也有些许动心。不过她更多的心思是陪邱佳佳和凌颢,所以看到几个多捎了两眼,很快就收回目光随着大家的步伐没做停留,此刻佳佳的话让她有点担心,怕让凌颢尴尬,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丝丝期盼。

  随着他们回转,其他人也不紧不慢的跟过去,待到凌顥停住让店主请出物件后,几个人都不仅吃了一惊。

  “乖乖,你这品味确实与众不同呀,那么多手钏项链戒指你不选,挑了个梳子,什么意思呀你,让咱们家瞳瞳永远输给你呗!”邱佳佳快人快语的问到。

  “小姑娘不懂可不能乱说,这梳子的寓意是一顺到底,囊括了吉祥如意驱小人的作用。而且琥珀本就有佛家七宝之一,可以驱灾辟邪,药书上也有记载,入药起到安神镇静散瘀止血的功效,做成梳子经常使用可以通窍醒脑防止掉头发的。还有……古人一般只有情人才会赠送梳子和长发,因为梳子代表相思。”店主好不容易见有人对这大件感兴趣,生怕别人搅了生意,语如连珠讲出滔滔典故。

  “哦?是这样吗?”佳佳听到最后的话不禁露出捉狭的神情。

  “当然是呀!不然我带着某人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干嘛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凌颢来者不拒的态度没有然后佳佳得逞,但却让诗瞳的脸瞬间热烫起来,明知道他只是逢场作戏,却还是听了怦然心动。

  “大哥,我认输!”邱佳佳摆出一个江湖气的抱拳,“你呀就赢在你这张脸上,说起什么都好似天经地义,如果是个丑八怪说出这些话我能弄死他。所以好好保养,不然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

  “这是在变相承认自己花痴啦,低俗,我们家瞳瞳就不是,咱们在意的是内涵,对吧?”说完侧过脸,用能化骨的眼神凝视着诗瞳。

  “你能不能要点脸,也敢说内涵,我去,还有没有人比你更无耻?”

  “你!”凌颢轻轻软软却没有间断的回答让众人不禁爆笑,气的佳佳挥手就打,吓得罗斌立刻制止。

  “你俩别在这里闹,到处都是宝贝,碰坏哪样都赔不起。”

  待到杜隐稳步走进来后老板的不快神色才顿时消散,“我正琢磨这些生面孔是哪方神圣,原来是杜老板的朋友,高人身边的人能看上我这店的物件,看来今年的运气要好呀!”

  “郭老板言重了,哪有什么高人,不过您扣下了几件重器,这运气好可是真的。”杜隐将自谦和恭贺融合的天衣无缝,让人听着就舒服。

  “哈哈,什么重器呀,都是一个传一个说玄了,不过我还真有个物件想让您帮我掌掌眼。”说着走进柜台,挪开博古架上的一支香炉,后面的背板也不知按了什么地方竟移向一侧,原来看似开放的展架,不知道有多少块背板藏着暗箱。诗瞳注意到在郭老板找东西的时候,杜隐故意低头避开他的动作,而不像邱佳佳那般目不转睛的盯着别人的隐私。

  “诶,银行培训员工,在客户输入密码时,要避嫌不去看的话她都忘到脑后了!”诗瞳在心中暗想。

  “杜老板您看看我这块料怎么样,适合雕个什么物件。”

  听到郭老板的声音杜隐才缓缓抬起头,先将他递过来的笨鸡蛋大小的原料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接过高倍放大镜,将原料置于带灯的小台架上,附身眯起一只眼睛,细细观察,他一边看一边慢慢转动那块已经磨去外皮轻度抛光的琥珀。过了一会他轻轻放下扩大镜关了展台的强光灯,又拿起紫光手电看似很随意的照了照,轻轻的说,“不错,这么大块料没有裂还有虫,真的很不错。”

  “这里面的虫子您看了?不是人工合成的吧,有点多,我都拿不准了,但怎么看又觉得是真的。”

  “真的。应该是附近有大的食物,所以蚁群出动来搬,结果被落下的树脂裹住了,因为下面是岩石一类而非容易渗透且有灰尘的土地,所以陆续滴落的树脂越来越多,导致周边和困在里面的蚂蚁没有离开的机会,这样才会形成一块体积大净度高,虫子数量又多的原石。”

  “您看里面的是不是裂?”郭老板用高光灯照过去指着说。

  “不是,那是虫子挣扎激起的流淌纹,也正因为这些说明这是一块活虫珀,价值也就高了很多。”

  “哦!哦!哎呀!杜老板听您一说我就放心了,那您看看我这个雕什么适合呢。?”

  听闻此话杜隐将原料放在掌心思量半晌,又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各个角度转动了一番,才略带笑意的说,“就保持它的原貌吧,这几处的棱角稍微处理一下,然后搭配个好点的檀木底座,这边向上,里面的虫子恰似远黛青山,挣扎的纹理像缭绕的云雾,挺好的一个水墨的摆件。”

  罗斌听到这话也凑过来,接过杜隐递来的光源,按照他的指引观看,忍不住赞叹道“真的像极了群山,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郭老板经此点拨也颇为欢喜,除了连连道谢,并郑重其事的说,“这块料杜老板一番话我是赚定了,今天小老板们尽管在我店里挑,看好什么都本钱出,绝不赚你们的钱!”

  “该赚还是要赚,只是给我们多让一些利就好,毕竟开门就有费用的。”杜隐的话总是不卑不亢让人不敢造次。

  “凌颢要给诗瞳买那个梳子,杜隐,你帮忙看看呗,老板说是血珀,咱们都不懂,别让那个傻子当冤大头。”邱佳佳的话虽是一番挤兑,但谁都听得出她实际是很护着诗瞳和凌颢,这就是她的可爱之处,脾气不好但心性端正,若是认准了谁,心肠热着呢。

  “好,我看看。”杜隐也听出她的善意,笑着接话。

  “不是血珀不是血珀,豆油红!”郭老板像被当场抓赃了一般,尴尬的边说边拿出放回柜台木盒中的琥珀梳子。

  “你刚刚不是说血珀吗?大家都听到的,怎么又成了豆油红?”佳佳不解的问到。

  “诶,小姑娘,刚才不是行家没现身嘛!理解万岁啊!”郭老板说着一拱手看向杜隐。

  “这也怪不得郭老板,近几年把这琥珀的种类细分后,价格的差距就悬殊得很,但凡是虫珀,花珀,血珀就能卖上好价格,而不懂的人又极多,也不管大小雕工,就以种类给价格,所以有时他们也是没办法,颜色浅的就叫金珀,深的就说是血珀。”

  “那不是骗人吗?”佳佳有点不高兴,她最讨厌欺骗。

  “只能说是市场形式所迫的销售手段吧!就如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道理一样。”杜隐对着满脸窘态的郭老板淡淡一笑,接着拿起梳子置于掌心细细的端详。“虽是豆油红,但这么大的料还是难得的,而且很净,或许说加工的师傅很有想法,把不净的地方都设计在了缝隙处,很巧妙的处理掉了,你们如果喜欢就让郭老板给个公道的价格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诗瞳因为自小在这里生活 ,可能是看惯了,倒对这琥珀没什么太强烈的所求,但现在的工艺确实精美,加上环境映衬烘托,也有些许动心。不过她更多的心思是陪邱佳佳和凌颢,所以看到几个多捎了两眼,很快就收回目光随着大家的步伐没做停留,此刻佳佳的话让她有点担心,怕让凌颢尴尬,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丝丝期盼。

  随着他们回转,其他人也不紧不慢的跟过去,待到凌顥停住让店主请出物件后,几个人都不仅吃了一惊。

  “乖乖,你这品味确实与众不同呀,那么多手钏项链戒指你不选,挑了个梳子,什么意思呀你,让咱们家瞳瞳永远输给你呗!”邱佳佳快人快语的问到。

  “小姑娘不懂可不能乱说,这梳子的寓意是一顺到底,囊括了吉祥如意驱小人的作用。而且琥珀本就有佛家七宝之一,可以驱灾辟邪,药书上也有记载,入药起到安神镇静散瘀止血的功效,做成梳子经常使用可以通窍醒脑防止掉头发的。还有……古人一般只有情人才会赠送梳子和长发,因为梳子代表相思。”店主好不容易见有人对这大件感兴趣,生怕别人搅了生意,语如连珠讲出滔滔典故。

  “哦?是这样吗?”佳佳听到最后的话不禁露出捉狭的神情。

  “当然是呀!不然我带着某人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干嘛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凌颢来者不拒的态度没有然后佳佳得逞,但却让诗瞳的脸瞬间热烫起来,明知道他只是逢场作戏,却还是听了怦然心动。

  “大哥,我认输!”邱佳佳摆出一个江湖气的抱拳,“你呀就赢在你这张脸上,说起什么都好似天经地义,如果是个丑八怪说出这些话我能弄死他。所以好好保养,不然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

  “这是在变相承认自己花痴啦,低俗,我们家瞳瞳就不是,咱们在意的是内涵,对吧?”说完侧过脸,用能化骨的眼神凝视着诗瞳。

  “你能不能要点脸,也敢说内涵,我去,还有没有人比你更无耻?”

  “你!”凌颢轻轻软软却没有间断的回答让众人不禁爆笑,气的佳佳挥手就打,吓得罗斌立刻制止。

  “你俩别在这里闹,到处都是宝贝,碰坏哪样都赔不起。”

  待到杜隐稳步走进来后老板的不快神色才顿时消散,“我正琢磨这些生面孔是哪方神圣,原来是杜老板的朋友,高人身边的人能看上我这店的物件,看来今年的运气要好呀!”

  “郭老板言重了,哪有什么高人,不过您扣下了几件重器,这运气好可是真的。”杜隐将自谦和恭贺融合的天衣无缝,让人听着就舒服。

  “哈哈,什么重器呀,都是一个传一个说玄了,不过我还真有个物件想让您帮我掌掌眼。”说着走进柜台,挪开博古架上的一支香炉,后面的背板也不知按了什么地方竟移向一侧,原来看似开放的展架,不知道有多少块背板藏着暗箱。诗瞳注意到在郭老板找东西的时候,杜隐故意低头避开他的动作,而不像邱佳佳那般目不转睛的盯着别人的隐私。

  “诶,银行培训员工,在客户输入密码时,要避嫌不去看的话她都忘到脑后了!”诗瞳在心中暗想。

  “杜老板您看看我这块料怎么样,适合雕个什么物件。”

  听到郭老板的声音杜隐才缓缓抬起头,先将他递过来的笨鸡蛋大小的原料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接过高倍放大镜,将原料置于带灯的小台架上,附身眯起一只眼睛,细细观察,他一边看一边慢慢转动那块已经磨去外皮轻度抛光的琥珀。过了一会他轻轻放下扩大镜关了展台的强光灯,又拿起紫光手电看似很随意的照了照,轻轻的说,“不错,这么大块料没有裂还有虫,真的很不错。”

  “这里面的虫子您看了?不是人工合成的吧,有点多,我都拿不准了,但怎么看又觉得是真的。”

  “真的。应该是附近有大的食物,所以蚁群出动来搬,结果被落下的树脂裹住了,因为下面是岩石一类而非容易渗透且有灰尘的土地,所以陆续滴落的树脂越来越多,导致周边和困在里面的蚂蚁没有离开的机会,这样才会形成一块体积大净度高,虫子数量又多的原石。”

  “您看里面的是不是裂?”郭老板用高光灯照过去指着说。

  “不是,那是虫子挣扎激起的流淌纹,也正因为这些说明这是一块活虫珀,价值也就高了很多。”

  “哦!哦!哎呀!杜老板听您一说我就放心了,那您看看我这个雕什么适合呢。?”

  听闻此话杜隐将原料放在掌心思量半晌,又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各个角度转动了一番,才略带笑意的说,“就保持它的原貌吧,这几处的棱角稍微处理一下,然后搭配个好点的檀木底座,这边向上,里面的虫子恰似远黛青山,挣扎的纹理像缭绕的云雾,挺好的一个水墨的摆件。”

  罗斌听到这话也凑过来,接过杜隐递来的光源,按照他的指引观看,忍不住赞叹道“真的像极了群山,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郭老板经此点拨也颇为欢喜,除了连连道谢,并郑重其事的说,“这块料杜老板一番话我是赚定了,今天小老板们尽管在我店里挑,看好什么都本钱出,绝不赚你们的钱!”

  “该赚还是要赚,只是给我们多让一些利就好,毕竟开门就有费用的。”杜隐的话总是不卑不亢让人不敢造次。

  “凌颢要给诗瞳买那个梳子,杜隐,你帮忙看看呗,老板说是血珀,咱们都不懂,别让那个傻子当冤大头。”邱佳佳的话虽是一番挤兑,但谁都听得出她实际是很护着诗瞳和凌颢,这就是她的可爱之处,脾气不好但心性端正,若是认准了谁,心肠热着呢。

  “好,我看看。”杜隐也听出她的善意,笑着接话。

  “不是血珀不是血珀,豆油红!”郭老板像被当场抓赃了一般,尴尬的边说边拿出放回柜台木盒中的琥珀梳子。

  “你刚刚不是说血珀吗?大家都听到的,怎么又成了豆油红?”佳佳不解的问到。

  “诶,小姑娘,刚才不是行家没现身嘛!理解万岁啊!”郭老板说着一拱手看向杜隐。

  “这也怪不得郭老板,近几年把这琥珀的种类细分后,价格的差距就悬殊得很,但凡是虫珀,花珀,血珀就能卖上好价格,而不懂的人又极多,也不管大小雕工,就以种类给价格,所以有时他们也是没办法,颜色浅的就叫金珀,深的就说是血珀。”

  “那不是骗人吗?”佳佳有点不高兴,她最讨厌欺骗。

  “只能说是市场形式所迫的销售手段吧!就如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道理一样。”杜隐对着满脸窘态的郭老板淡淡一笑,接着拿起梳子置于掌心细细的端详。“虽是豆油红,但这么大的料还是难得的,而且很净,或许说加工的师傅很有想法,把不净的地方都设计在了缝隙处,很巧妙的处理掉了,你们如果喜欢就让郭老板给个公道的价格吧。”

频道热点
  1.   2019-08-0613:35:47小耗子无极限  偶遇沈梦辰逛超市,却被身后杜海涛抢镜,网友:还说没P图?    请输入图片描述  杜海涛和沈梦辰两人的恋情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两人在
  2.   木叶三小强,佐助须佐能乎能抗能攻,鸣人尾兽化和仙人化的实力堪称忍者界的清新流,配合小樱的百豪术和治疗术,新三忍力挫大筒木辉夜,成为火影新世代的传说级人物。就算在多年的和平生活之后,实力依然不减,
  3.   版权:来源?华人瞰世界ID:abcmedia  说到澳洲最受欢迎的快餐店,那必须是——Nando‘s  从1990年开始,就在全澳陆陆续续开了270家分店,每年,卖出去的鸡  超1,000,00
  4.   木叶三小强,佐助须佐能乎能抗能攻,鸣人尾兽化和仙人化的实力堪称忍者界的清新流,配合小樱的百豪术和治疗术,新三忍力挫大筒木辉夜,成为火影新世代的传说级人物。就算在多年的和平生活之后,实力依然不减,
  5.     拐枣小面  老板任性的跑遍重庆街头小巷,就只为那一碗好吃的面。配料自己炒自己试。才开了这样一
  6.   木叶三小强,佐助须佐能乎能抗能攻,鸣人尾兽化和仙人化的实力堪称忍者界的清新流,配合小樱的百豪术和治疗术,新三忍力挫大筒木辉夜,成为火影新世代的传说级人物。就算在多年的和平生活之后,实力依然不减,
  7.   对于《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想必看过的人有很多吧!不得不说,虽然很多人不太喜欢陈思诚这一位男星在感情上的口碑,但是由他导演的《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却是备受欢迎的。而这一系列电影已经曝出了第一部和
  8. ?  如果抬头望蓝天白云,就假装看见的是你。  那么,丝巾绑着双眼那一刻,永远是你、蓝天、白云。  嗅到的青草香正是你身上浓浓男人味;  缩着身子,让我靠一下下,陪我看一会夕阳落下帷幕;  就这样子,
  9.   对于《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想必看过的人有很多吧!不得不说,虽然很多人不太喜欢陈思诚这一位男星在感情上的口碑,但是由他导演的《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却是备受欢迎的。而这一系列电影已经曝出了第一部和
  10. ?  如果抬头望蓝天白云,就假装看见的是你。  那么,丝巾绑着双眼那一刻,永远是你、蓝天、白云。  嗅到的青草香正是你身上浓浓男人味;  缩着身子,让我靠一下下,陪我看一会夕阳落下帷幕;  就这样子,
新闻排行
  1. ?孩子想说给爸妈的34句肺腑之言,原来这些才是孩子想要的……|精选  作者:安静的萍文章转载自:萍语文(ID:dypyuwen)  我猜  你也想听听孩子的心里话  这34句肺腑之言  他们未必说,但

    ?孩子想说给爸妈的34句肺腑之言,原来这些才是孩子想要的……|精选  作者:安静的萍文章转载自:萍语文(ID:dypyuwen)  我猜  你也想听听孩子的心里话  这34句肺腑之言  他们未必说,但...

  2.   近日,在刚刚结束的韩国公开赛中,中国乒乓球队是取得辉煌的成绩,再次证明了世界乒坛霸主的地位,作为

      近日,在刚刚结束的韩国公开赛中,中国乒乓球队是取得辉煌的成绩,再次证明了世界乒坛霸主的地位,作为...

  3. ?  如果抬头望蓝天白云,就假装看见的是你。  那么,丝巾绑着双眼那一刻,永远是你、蓝天、白云。  嗅到的青草香正是你身上浓浓男人味;  缩着身子,让我靠一下下,陪我看一会夕阳落下帷幕;  就这样子,

    ?  如果抬头望蓝天白云,就假装看见的是你。  那么,丝巾绑着双眼那一刻,永远是你、蓝天、白云。  嗅到的青草香正是你身上浓浓男人味;  缩着身子,让我靠一下下,陪我看一会夕阳落下帷幕;  就这样子,...

  4.   方丈开业随礼名单曝光!柳岩夸赞巴扎黑演技高超!仙女名字改回“洋的小仙女”!张二嫂停播尽葫芦岛地主

      方丈开业随礼名单曝光!柳岩夸赞巴扎黑演技高超!仙女名字改回“洋的小仙女”!张二嫂停播尽葫芦岛地主...

  5.   一张娃娃脸,一辆粉色凤凰  飞过来,飞过去,她笑得很干净  影子在秋阳下旋转,操场上很空旷  gě——gē——gè,它一笑,天就亮了  我也醒了  雾很厚,阳光很薄  一群娃娃嬉笑着  走进,走

      一张娃娃脸,一辆粉色凤凰  飞过来,飞过去,她笑得很干净  影子在秋阳下旋转,操场上很空旷  gě——gē——gè,它一笑,天就亮了  我也醒了  雾很厚,阳光很薄  一群娃娃嬉笑着  走进,走...

  6.   一张娃娃脸,一辆粉色凤凰  飞过来,飞过去,她笑得很干净  影子在秋阳下旋转,操场上很空旷  gě——gē——gè,它一笑,天就亮了  我也醒了  雾很厚,阳光很薄  一群娃娃嬉笑着  走进,走

      一张娃娃脸,一辆粉色凤凰  飞过来,飞过去,她笑得很干净  影子在秋阳下旋转,操场上很空旷  gě——gē——gè,它一笑,天就亮了  我也醒了  雾很厚,阳光很薄  一群娃娃嬉笑着  走进,走...

  7.   今年在各个球队疯狂补强之后,他们现在也算是已经确定自己的球队了,各个球星也找到了他们的归属。在今

      今年在各个球队疯狂补强之后,他们现在也算是已经确定自己的球队了,各个球星也找到了他们的归属。在今...

  8. 虽然移动支付日渐主流,但人们还是免不了需要存银行卡、放现金、收硬币。分开存放还是麻烦,就让Mjlnir用一

    虽然移动支付日渐主流,但人们还是免不了需要存银行卡、放现金、收硬币。分开存放还是麻烦,就让Mjlnir用一...

  9. ...

  10.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