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文字狱的冤案,造就了一首最悲古诗词,纳兰性德读之泪下

时间:2019-09-12 来源: 佛学

  2019 浮生史记

  从《诗经》开始,中国古典诗词的一大重要作用,就是抒怀。诗人和词人所抒发的情感,有家国天下的大抱负,也有个人身世之悲的小自我。

  而从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的发展来看,悲剧作品往往更容易流传下来并被大众所喜欢,这大概是因为人世间的美好结局实在不多,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少“因此”,多“纵然”。

  

  如果从文学带给人的力量来看,悲剧无疑是佼佼者,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人在美好的事物被打碎的时候,内心所生发的感动和感慨,往往是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力量源泉。

  因此,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最受欢迎的一类,也是抒发各种悲苦情绪的作品,其中清代顾贞观的《金缕曲二首》,堪称是千百年来最为悲伤的词之一,但流传却并不广,了解的人也并不多,因为这词中的悲苦,是只有人到中年方能体会到的。

  

  顾贞观的《金缕曲》有两首,今天我们只取其二来浅析: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顾贞观是大清康熙朝官员,其好友吴兆骞因为文字狱被发配宁古塔,康熙十五年,顾贞观正在北京千佛寺居住,时值寒冬,冰雪交加,顾贞观因而感念远在宁古塔受苦的吴兆骞,遂写下两首《金缕曲》词寄给好友。

  据史料记载,纳兰性德读到这两首词的时候,忍不住泪下数行,其悲伤之深刻,由此可见一斑。

  

  “我亦飘零久!”没有任何花哨的手法,直述自己漂泊无依、多年辗转的悲苦,这一句写得极为沉痛,一个“久”字为全篇定下了基调。当时,顾贞观已经38岁,在古代这不是一个小岁数,距离他中举致仕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作者前尘回首,感慨岁月无声,漂泊他乡十年间,已经物是人非。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是说他自觉愧对这位亦师亦友的生死之交。其实吴兆骞因文字狱被流放之后,顾贞观一直在积极寻找办法解救,但清朝文字狱极为残酷,顾贞观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只能有心无力,所以才说“深恩负尽”。

  

  但从更深层次来讲,在这样严峻的政治形势下,作者的其他生死之交,处境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曾经的意气风发,早就被生活的磨难打碎,作者写的虽然是吴兆骞,可心里所悲哀的,恐怕不只有吴兆骞一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杜甫送李白的诗中有句“李杜齐名真悉窃”,是谦虚地说自己名不副实,但在这里顾贞观说过去你我齐名,并不是名不副实,而且以李白杜甫自比,是在夸赞吴兆骞和自己的才学,更增添了一份怀才不遇的凄切。

  

  “杜陵”即是杜甫,顾贞观以杜甫自比,表达因为思念和担忧好友而日渐消瘦,这愁苦不比流放夜郎的李白要少。当然,吴兆骞被流放宁古塔,与李白经历相似,所以作者也是将吴兆骞比作李白。

  在这里作者也有一个美好的寓意,李白流放夜郎时中途遇赦,所以作者希望好友也能幸运地被赦免。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自古有“红颜薄命”的说法,顾贞观这里的“薄命长辞”是指自己的爱妻去世,“知己别”自然是指与吴兆骞分别,对于男人来说,兄弟和爱人无疑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但顾贞观都失去了,再加上常年客居他乡孤苦无依,遂不禁有“问人生到此凄凉否?”的泣血之问。

  

  但心中纵有千般遗恨、万般苦怨,又哪敢轻易对人吐露呢?又还有谁能让我倾述呢?恐怕现在也只有你这个知己了,所以我要“千万恨,为君剖”,将一切悲苦都细细地讲与你听。

  下阙又从自己转向两人,“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是说你我两人年纪差不了几岁,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都是经历过生活的冰霜摧折的,虽然还是盛年的蒲柳,却已早衰。

  作者所谓的“早衰蒲柳”,指的是心理上的早衰,多年的悲苦磨难,已经让两人都失去了少年时的意气飞扬,再也不想去求什么大富大贵,求什么建功立业了。

  

  所以接着顾贞观就说“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吴兆骞虽然是为奸人所害,才被发配宁古塔,但归根结底埋下祸患的,还是他自己的诗文。“清风不识字,无故乱翻书”的戏言,都能被当作对清廷的蔑视,读书人是写得多错得多,故作者只能劝好友,从今以后诗词歌赋还是少作一些吧。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作者对自己的劝慰呢?

  但此句还有第二层意思,那就是诗文实在费心费力,而且容易引发祸患,所以希望你少作诗文,保养自己的身体,我们未必没有再见之期。这也是承接下文“但愿得,河清人寿。”二句。

  

  河清自然是指政治清明,作者意思是希望有朝一日朝廷能为好友洗刷冤屈,放其归来,以让其安享晚年,得“人寿”。在那个时代,这种表述虽然有些隐晦,但其实已经是非常大胆的了。

  “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这一句是作者对未来的展望,也可以说是对作者的安慰。等你归来的那一天,一定要赶紧把戍边时的诗稿整理好,以传后世千古流芳。

  这本是美好的心愿,但作者用一个“空名”,将所有的悲苦全都囊括其中,即使死后能有万世之名又能如何呢?你生前已经受了这么多的苦,这些都是再也无法弥补的了。

  作者这一句,大有将自己的个人身世之悲,延伸为生命之“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宏大主题,人生的种种无奈,成为历史中永恒的悲哀。

  

  之所以说这首词中的悲哀,要人到中年才能体会得到,是因为青年时期即使遭受一些困难挫折,但人生总还是怀有希望的,还相信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改变很多事情。但人到中年之后,可能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会发现生命本就是一个受苦的过程,人世间的无奈,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多得多。

  

  李宗盛的《山丘》中唱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当一个人开始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开始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妥协时,是成长,也是老去。

  从《诗经》开始,中国古典诗词的一大重要作用,就是抒怀。诗人和词人所抒发的情感,有家国天下的大抱负,也有个人身世之悲的小自我。

  而从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的发展来看,悲剧作品往往更容易流传下来并被大众所喜欢,这大概是因为人世间的美好结局实在不多,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少“因此”,多“纵然”。

  

  如果从文学带给人的力量来看,悲剧无疑是佼佼者,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人在美好的事物被打碎的时候,内心所生发的感动和感慨,往往是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力量源泉。

  因此,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最受欢迎的一类,也是抒发各种悲苦情绪的作品,其中清代顾贞观的《金缕曲二首》,堪称是千百年来最为悲伤的词之一,但流传却并不广,了解的人也并不多,因为这词中的悲苦,是只有人到中年方能体会到的。

  

  顾贞观的《金缕曲》有两首,今天我们只取其二来浅析: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顾贞观是大清康熙朝官员,其好友吴兆骞因为文字狱被发配宁古塔,康熙十五年,顾贞观正在北京千佛寺居住,时值寒冬,冰雪交加,顾贞观因而感念远在宁古塔受苦的吴兆骞,遂写下两首《金缕曲》词寄给好友。

  据史料记载,纳兰性德读到这两首词的时候,忍不住泪下数行,其悲伤之深刻,由此可见一斑。

  

  “我亦飘零久!”没有任何花哨的手法,直述自己漂泊无依、多年辗转的悲苦,这一句写得极为沉痛,一个“久”字为全篇定下了基调。当时,顾贞观已经38岁,在古代这不是一个小岁数,距离他中举致仕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作者前尘回首,感慨岁月无声,漂泊他乡十年间,已经物是人非。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是说他自觉愧对这位亦师亦友的生死之交。其实吴兆骞因文字狱被流放之后,顾贞观一直在积极寻找办法解救,但清朝文字狱极为残酷,顾贞观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只能有心无力,所以才说“深恩负尽”。

  

  但从更深层次来讲,在这样严峻的政治形势下,作者的其他生死之交,处境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曾经的意气风发,早就被生活的磨难打碎,作者写的虽然是吴兆骞,可心里所悲哀的,恐怕不只有吴兆骞一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杜甫送李白的诗中有句“李杜齐名真悉窃”,是谦虚地说自己名不副实,但在这里顾贞观说过去你我齐名,并不是名不副实,而且以李白杜甫自比,是在夸赞吴兆骞和自己的才学,更增添了一份怀才不遇的凄切。

  

  “杜陵”即是杜甫,顾贞观以杜甫自比,表达因为思念和担忧好友而日渐消瘦,这愁苦不比流放夜郎的李白要少。当然,吴兆骞被流放宁古塔,与李白经历相似,所以作者也是将吴兆骞比作李白。

  在这里作者也有一个美好的寓意,李白流放夜郎时中途遇赦,所以作者希望好友也能幸运地被赦免。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自古有“红颜薄命”的说法,顾贞观这里的“薄命长辞”是指自己的爱妻去世,“知己别”自然是指与吴兆骞分别,对于男人来说,兄弟和爱人无疑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但顾贞观都失去了,再加上常年客居他乡孤苦无依,遂不禁有“问人生到此凄凉否?”的泣血之问。

  

  但心中纵有千般遗恨、万般苦怨,又哪敢轻易对人吐露呢?又还有谁能让我倾述呢?恐怕现在也只有你这个知己了,所以我要“千万恨,为君剖”,将一切悲苦都细细地讲与你听。

  下阙又从自己转向两人,“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是说你我两人年纪差不了几岁,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都是经历过生活的冰霜摧折的,虽然还是盛年的蒲柳,却已早衰。

  作者所谓的“早衰蒲柳”,指的是心理上的早衰,多年的悲苦磨难,已经让两人都失去了少年时的意气飞扬,再也不想去求什么大富大贵,求什么建功立业了。

  

  所以接着顾贞观就说“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吴兆骞虽然是为奸人所害,才被发配宁古塔,但归根结底埋下祸患的,还是他自己的诗文。“清风不识字,无故乱翻书”的戏言,都能被当作对清廷的蔑视,读书人是写得多错得多,故作者只能劝好友,从今以后诗词歌赋还是少作一些吧。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作者对自己的劝慰呢?

  但此句还有第二层意思,那就是诗文实在费心费力,而且容易引发祸患,所以希望你少作诗文,保养自己的身体,我们未必没有再见之期。这也是承接下文“但愿得,河清人寿。”二句。

  

  河清自然是指政治清明,作者意思是希望有朝一日朝廷能为好友洗刷冤屈,放其归来,以让其安享晚年,得“人寿”。在那个时代,这种表述虽然有些隐晦,但其实已经是非常大胆的了。

  “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这一句是作者对未来的展望,也可以说是对作者的安慰。等你归来的那一天,一定要赶紧把戍边时的诗稿整理好,以传后世千古流芳。

  这本是美好的心愿,但作者用一个“空名”,将所有的悲苦全都囊括其中,即使死后能有万世之名又能如何呢?你生前已经受了这么多的苦,这些都是再也无法弥补的了。

  作者这一句,大有将自己的个人身世之悲,延伸为生命之“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宏大主题,人生的种种无奈,成为历史中永恒的悲哀。

  

  之所以说这首词中的悲哀,要人到中年才能体会得到,是因为青年时期即使遭受一些困难挫折,但人生总还是怀有希望的,还相信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改变很多事情。但人到中年之后,可能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会发现生命本就是一个受苦的过程,人世间的无奈,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多得多。

  

  李宗盛的《山丘》中唱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当一个人开始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开始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妥协时,是成长,也是老去。

新闻排行
  1.   大家好,感谢打开小编的文章分享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如何称呼关晓彤:蒋依依一声姐,张雪迎玩叠字

      大家好,感谢打开小编的文章分享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如何称呼关晓彤:蒋依依一声姐,张雪迎玩叠字...

  2.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是邱国鹭的力作,建议所有投资路上的小白都来读一读,没有专业词语,可读性强,读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是邱国鹭的力作,建议所有投资路上的小白都来读一读,没有专业词语,可读性强,读...

  3.   原创森林狼队的老球迷2天前我要分享  北京时间8月31日,中国男篮迎来了2019男篮世界杯小组赛的第一场

      原创森林狼队的老球迷2天前我要分享  北京时间8月31日,中国男篮迎来了2019男篮世界杯小组赛的第一场...

  4. 5月26日,红旗品牌首款B级豪华SUV--红旗HS5在2019长春国际马拉松赛事期间隆重上市,官方指导价为18.38-24.98万元。新车全系搭载2.0T发动机,共推出智联旗悦版、智联旗享版、智联旗

    5月26日,红旗品牌首款B级豪华SUV--红旗HS5在2019长春国际马拉松赛事期间隆重上市,官方指导价为18.38-24.98万元。新车全系搭载2.0T发动机,共推出智联旗悦版、智联旗享版、智联旗...

  5.   原创车界微视昨天我要分享  丰田和本田在这一轮市场下行期中展现出的强大市场竞争力令人震撼,不仅成

      原创车界微视昨天我要分享  丰田和本田在这一轮市场下行期中展现出的强大市场竞争力令人震撼,不仅成...

  6.   2019历史深度解秘  这个北极熊非常可恶,专吃别人的,从一个小小的莫斯科公国,侵略发展成一个横跨欧

      2019历史深度解秘  这个北极熊非常可恶,专吃别人的,从一个小小的莫斯科公国,侵略发展成一个横跨欧...

  7. ͼƬ

    ͼƬ...

  8.   原创车界微视昨天我要分享  丰田和本田在这一轮市场下行期中展现出的强大市场竞争力令人震撼,不仅成

      原创车界微视昨天我要分享  丰田和本田在这一轮市场下行期中展现出的强大市场竞争力令人震撼,不仅成...

  9.   原标题:受骗一次平均损失18万!“杀猪盘”诈骗大案调查  “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王先生面对记

      原标题:受骗一次平均损失18万!“杀猪盘”诈骗大案调查  “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王先生面对记...

  10.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徐州会战后,接着是武汉会战。  随着武汉会战的展开,日军为了支援武汉前线,不断从江苏、安徽等攻占的所谓后方基地调取兵力西进,因此苏皖一带留守的日伪军兵力日渐减少,这就为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徐州会战后,接着是武汉会战。  随着武汉会战的展开,日军为了支援武汉前线,不断从江苏、安徽等攻占的所谓后方基地调取兵力西进,因此苏皖一带留守的日伪军兵力日渐减少,这就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