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这部日本cult电影,曾震撼了一个时代

时间:2019-09-11 来源: 佛学

  原创虹膜2019.7.16我要分享

  作者:Sam Moore

  译者:csh

  校对:易二三

  来源:Little White Lies

  译者按:在1980年代,日本电影发生了新的转向。由于电视、家庭录影带等新的影像形式,以及漫画、流行摇滚乐等新的娱乐形式的冲击,电影面临着「衰颓」的危险。于是,日本电影采取了与电视差异化生存的方式,其中就包括了采取敏感题材、满足多样化趣味的策略。

  在这样的创作环境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颇为出格的惊世之作。这篇文章中讨论的《铁男》(1989),正是一部十分怪异、极具先锋性的作品。

  

  《铁男1:金属兽》(1989)

  这部冢本晋也的作品,用非常独特的手法,发展了「身体恐怖片」的类型,建构了一个关乎超人类主义的反乌托邦。这部三十年前的作品,究竟与现在的《黑镜》等作品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呢?读者们或许可以在下文中找到答案。

  一种生物通过性接触传播,并最终感染了整座大楼。一只苍蝇飞进了某个传输装置,导致科学家的身体发生了奇怪的突变。

  当我们想到「身体恐怖片」时,这基本就是我们脑中会出现的影像。我们还会想到大卫·柯南伯格的早期电影,在他看来,这些作品中的身体试图摆脱自己的生物性,同时也摆脱了他们既定的命运。

  但是,冢本晋也的《铁男》(又名《铁男1:金属兽》)是一个令人心悸的技术噩梦,这部影片在2019年迎来了它的30周年纪念日。

  

  这部作品改变了身体恐怖片的倾向,让这种类型探讨的主题,从生物性转向了技术性。这部作品创造了一个反乌托邦,探讨了我们与技术之间的相互关系。

  这种技术曾经给过的愿景,以及带来的风险,似乎一度仅仅存在于科幻作品之中,但它们现在已经纷纷成为了现实。这种悖论已经成为了许多流行文化产品所迷恋的主题——从《黑镜》中无尽的厄运与阴郁,到《未来岁月》中超人类主义的力量。

  这些作品使得《铁男》这类影片中的先见之明,显得更难被忽视,也让现在的人们感到更为不安。冢本晋也扮演的赛博朋克怪物,将超人类主义的概念,变成了摧毁身体的噩梦。

  

  在《铁男》最初的一些影像中,我们看到一个无名的男子,他本身似乎就是超人类主义的一种粗略的表现形式。他在演员表中被命名为「恋金属癖」,他将一些金属片插入了自己腿部的伤口之中,还在牙齿之间嵌进了一枚螺丝,这暗示着金属与肉体的融合。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组蒙太奇,我们发现,当他将金属插入自己内部的时候,他的身体确确实实正在燃烧。这似乎是在拒绝生物层面的身体,并以此来支持技术。

  但是,这位恋金属癖者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渴望。他被另一名无名角色开车碾过——他在演员表中的名字是「男人」——不过,这并不是他的故事的结局。

  

  在他死后,他似乎通过自己的机械身体活了下来,并准备向那个男人复仇,虽然这具机械身体就像是某种病毒。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某种黑暗的讽刺意味,因为恋金属癖者是被车子碾死的,他是被机器所杀的。

  那个男人并没有发现自己也感染了病毒。但观众则透过一系列的镜头看到了这些事件,例如火车站台上奇特的金属物质,或是树林里用手持摄影机模拟的跟踪者。《铁男》这部作品深深地沉浸在了技术之中,这就是它观察世界的方式。

  这些想法——包括此前提到的金属物质,它感染了一个女人,因为她用一把手术刀戳了它——建构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后者将前者视为宿主,并以此获得生命、掌控一切。

  对于超人类主义的乌托邦理想来说,这是一次黑暗的倒置。在这部作品中,人类没有将技术作为推动自身发展的方式,我们看到的其实是相反的情况。人类被用作承载技术猛兽的容器,身体恐怖的生物性也被否定了,因为创作者要呈现的是一场合金噩梦。

  

  《铁男》通过描述恋金属癖者怪异的性行为,强行将生物性与技术性病态地结合在一起。在男人的噩梦中,他遇到了一个用金属生殖器钉住他的女舞者。

  但是,如果要详细地讨论《铁男》中诡异的性行为,那么上述的例子仅仅是冰山一角——在一个声名狼藉的段落中,男人的生殖器变成了一根钻头。

  性与变异之间的联结,是身体恐怖作品中的固有桥段。而在《铁男》中,导演拒绝了生物性,重点强调了技术性。《铁男》中的性行为是用金属刮蹭的声音来配乐的。

  

  当男人受到的伤害得到治愈时,人类的身体被技术取代的想法也浮出了水面——人体没有采取血肉之躯的形式,而是用金属覆盖了伤口,仿佛这一层新的「身体」是他所要进化的下一个阶段。

  技术可以被看作是对人类构成的威胁,但《铁男》不仅仅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存在的威胁方式。我们可以在这部作品中发现,在技术与机械发展的过程中,生物性与人性的丧失被视作不可避免的,这是我们这个物种下一步的进化方向。这个概念是如此黑暗而怪异,这也是这部作品显得如此迷人的原因。

  

  在《铁男》的高潮段落中,仍然生存在机械外壳中的恋金属癖者,面对着那个男人告诉他,即使是他的大脑也会变成金属——他已经成为了一台机器,从他的皮肤到器官都是如此。

  他的记忆甚至在电视屏幕上重播,人性和生物性已经被抛弃,这是为了应对机械技术与金属变异的未来。正如柯南伯格所说的那样:「新肉体万岁!」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Sam Moore

  译者:csh

  校对:易二三

  来源:Little White Lies

  译者按:在1980年代,日本电影发生了新的转向。由于电视、家庭录影带等新的影像形式,以及漫画、流行摇滚乐等新的娱乐形式的冲击,电影面临着「衰颓」的危险。于是,日本电影采取了与电视差异化生存的方式,其中就包括了采取敏感题材、满足多样化趣味的策略。

  在这样的创作环境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颇为出格的惊世之作。这篇文章中讨论的《铁男》(1989),正是一部十分怪异、极具先锋性的作品。

  

  《铁男1:金属兽》(1989)

  这部冢本晋也的作品,用非常独特的手法,发展了「身体恐怖片」的类型,建构了一个关乎超人类主义的反乌托邦。这部三十年前的作品,究竟与现在的《黑镜》等作品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呢?读者们或许可以在下文中找到答案。

  一种生物通过性接触传播,并最终感染了整座大楼。一只苍蝇飞进了某个传输装置,导致科学家的身体发生了奇怪的突变。

  当我们想到「身体恐怖片」时,这基本就是我们脑中会出现的影像。我们还会想到大卫·柯南伯格的早期电影,在他看来,这些作品中的身体试图摆脱自己的生物性,同时也摆脱了他们既定的命运。

  但是,冢本晋也的《铁男》(又名《铁男1:金属兽》)是一个令人心悸的技术噩梦,这部影片在2019年迎来了它的30周年纪念日。

  

  这部作品改变了身体恐怖片的倾向,让这种类型探讨的主题,从生物性转向了技术性。这部作品创造了一个反乌托邦,探讨了我们与技术之间的相互关系。

  这种技术曾经给过的愿景,以及带来的风险,似乎一度仅仅存在于科幻作品之中,但它们现在已经纷纷成为了现实。这种悖论已经成为了许多流行文化产品所迷恋的主题——从《黑镜》中无尽的厄运与阴郁,到《未来岁月》中超人类主义的力量。

  这些作品使得《铁男》这类影片中的先见之明,显得更难被忽视,也让现在的人们感到更为不安。冢本晋也扮演的赛博朋克怪物,将超人类主义的概念,变成了摧毁身体的噩梦。

  

  在《铁男》最初的一些影像中,我们看到一个无名的男子,他本身似乎就是超人类主义的一种粗略的表现形式。他在演员表中被命名为「恋金属癖」,他将一些金属片插入了自己腿部的伤口之中,还在牙齿之间嵌进了一枚螺丝,这暗示着金属与肉体的融合。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组蒙太奇,我们发现,当他将金属插入自己内部的时候,他的身体确确实实正在燃烧。这似乎是在拒绝生物层面的身体,并以此来支持技术。

  但是,这位恋金属癖者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渴望。他被另一名无名角色开车碾过——他在演员表中的名字是「男人」——不过,这并不是他的故事的结局。

  

  在他死后,他似乎通过自己的机械身体活了下来,并准备向那个男人复仇,虽然这具机械身体就像是某种病毒。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某种黑暗的讽刺意味,因为恋金属癖者是被车子碾死的,他是被机器所杀的。

  那个男人并没有发现自己也感染了病毒。但观众则透过一系列的镜头看到了这些事件,例如火车站台上奇特的金属物质,或是树林里用手持摄影机模拟的跟踪者。《铁男》这部作品深深地沉浸在了技术之中,这就是它观察世界的方式。

  这些想法——包括此前提到的金属物质,它感染了一个女人,因为她用一把手术刀戳了它——建构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后者将前者视为宿主,并以此获得生命、掌控一切。

  对于超人类主义的乌托邦理想来说,这是一次黑暗的倒置。在这部作品中,人类没有将技术作为推动自身发展的方式,我们看到的其实是相反的情况。人类被用作承载技术猛兽的容器,身体恐怖的生物性也被否定了,因为创作者要呈现的是一场合金噩梦。

  

  《铁男》通过描述恋金属癖者怪异的性行为,强行将生物性与技术性病态地结合在一起。在男人的噩梦中,他遇到了一个用金属生殖器钉住他的女舞者。

  但是,如果要详细地讨论《铁男》中诡异的性行为,那么上述的例子仅仅是冰山一角——在一个声名狼藉的段落中,男人的生殖器变成了一根钻头。

  性与变异之间的联结,是身体恐怖作品中的固有桥段。而在《铁男》中,导演拒绝了生物性,重点强调了技术性。《铁男》中的性行为是用金属刮蹭的声音来配乐的。

  

  当男人受到的伤害得到治愈时,人类的身体被技术取代的想法也浮出了水面——人体没有采取血肉之躯的形式,而是用金属覆盖了伤口,仿佛这一层新的「身体」是他所要进化的下一个阶段。

  技术可以被看作是对人类构成的威胁,但《铁男》不仅仅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存在的威胁方式。我们可以在这部作品中发现,在技术与机械发展的过程中,生物性与人性的丧失被视作不可避免的,这是我们这个物种下一步的进化方向。这个概念是如此黑暗而怪异,这也是这部作品显得如此迷人的原因。

  

  在《铁男》的高潮段落中,仍然生存在机械外壳中的恋金属癖者,面对着那个男人告诉他,即使是他的大脑也会变成金属——他已经成为了一台机器,从他的皮肤到器官都是如此。

  他的记忆甚至在电视屏幕上重播,人性和生物性已经被抛弃,这是为了应对机械技术与金属变异的未来。正如柯南伯格所说的那样:「新肉体万岁!」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排行
  1.   济宁冶疗血管瘤哪家好?治疗血管瘤去哪里好,济南血管瘤医院专家说,这也是很多宝妈非常关心的问题。血?

      济宁冶疗血管瘤哪家好?治疗血管瘤去哪里好,济南血管瘤医院专家说,这也是很多宝妈非常关心的问题。血?...

  2. ?  其实把侯耀华跟郭德纲的恩恩怨怨抽离出来,侯耀华拜常宝华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半路出家的票友,找一个相声门户罢了。而且这个票友本身也是相声世家,常宝华收他也没什么败笔一说。  相声界只要一个门户,甚至

    ?  其实把侯耀华跟郭德纲的恩恩怨怨抽离出来,侯耀华拜常宝华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半路出家的票友,找一个相声门户罢了。而且这个票友本身也是相声世家,常宝华收他也没什么败笔一说。  相声界只要一个门户,甚至...

  3.     “果满篮啊歌满天  欢迎子弟兵进山村  军爱民啊民拥军  军民情谊比海深……”  一首《军民鱼水情》唱出了  军民之间剪不断的深厚情谊    近日  第74集团军某在海训场附近的各个村庄中 

        “果满篮啊歌满天  欢迎子弟兵进山村  军爱民啊民拥军  军民情谊比海深……”  一首《军民鱼水情》唱出了  军民之间剪不断的深厚情谊    近日  第74集团军某在海训场附近的各个村庄中 ...

  4.   2019老王科技    图说:智能直升机模拟驾驶舱展示新民晚报记者孙中钦摄(下同)  “如果一个方程

      2019老王科技    图说:智能直升机模拟驾驶舱展示新民晚报记者孙中钦摄(下同)  “如果一个方程...

  5.   在最新一季的《中餐厅》中,首次担任店长的黄晓明意外成为了不少人关注的焦点,因为在节目里面霸道的“

      在最新一季的《中餐厅》中,首次担任店长的黄晓明意外成为了不少人关注的焦点,因为在节目里面霸道的“...

  6.   原标题:姚明证件照曝光,组委会常务副主席解锁所有场馆!  男子篮球队正在进行一场激战,而姚明已成

      原标题:姚明证件照曝光,组委会常务副主席解锁所有场馆!  男子篮球队正在进行一场激战,而姚明已成...

  7.   2019-08-0710:10:47二十的月  说到韩青这个名字大家可能很陌生,但是说到他出演的角色,你一定会很熟悉。他是《虎妈猫爸》中霸道总裁杜峰,也是《小别离》中爱妻如命的小男人金志明,你想

      2019-08-0710:10:47二十的月  说到韩青这个名字大家可能很陌生,但是说到他出演的角色,你一定会很熟悉。他是《虎妈猫爸》中霸道总裁杜峰,也是《小别离》中爱妻如命的小男人金志明,你想...

  8.   近两年,智能手机快速普及,移动支付逐渐融入到用户生活当中。其中,阿里和腾讯分别凭借着支付宝和微信

      近两年,智能手机快速普及,移动支付逐渐融入到用户生活当中。其中,阿里和腾讯分别凭借着支付宝和微信...

  9.   9月1日,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进入了新学期。对于全国各地的高中校来说,有12个省份即将进入新高考,其中四

      9月1日,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进入了新学期。对于全国各地的高中校来说,有12个省份即将进入新高考,其中四...

  10. 癫痫一点通2019.8.7我要分享癫痫是以反复癫痫发作为特征一种慢性神经系统疾病,其发病原因是由于大脑神经元发生异常和脑神经元过度化放电所造成一种现象,表现为短暂性的意识丧失,有时候发作是短

    癫痫一点通2019.8.7我要分享癫痫是以反复癫痫发作为特征一种慢性神经系统疾病,其发病原因是由于大脑神经元发生异常和脑神经元过度化放电所造成一种现象,表现为短暂性的意识丧失,有时候发作是短...

友情链接